原题目:第二学位回归 配套政策还需完美

【网言】

    今年毕业的大学生,除了找工作、考研、出国外,还有个选择:读第二学位。据报道,近日,教导部发通知称,第二学士学位教导作为大学本科后教导,是培育复合型人才的主要渠道。去年7月被结束招生的第二学位,又回来了。

    除了现实因素,第二学位还有很多作用,比如增进跨学科、培育复合型人才,晋升学生的创新发明才能。只是,这些作用的浮现,须要有一个进程,离不开个体的尽力。认知上统一后,实践中则要回应一个问题:我们做好了迎接第二学位的筹备吗?据悉,教导部将重点支撑高校在国度急需的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应急技巧与管理、电子信息、大数据、网络空间安全等相干范畴增设第二学士学位专业。这流露了两个思路,一是抓重点急需专业,二是将赋予高校必定的自主权。这对高校来说意义重大,但在实际操作中,还须要斟酌得更细。比如,颁布的专业多是理工科的,对于文科生,能不能出台些利好政策呢?此外,高校也面临一些实际问题,如学生宿舍紧缺等。当然,更长远的问题在于,待第二学位的学生毕业后,社会的认可度如何?这其实也是眼下学生们十分在意的因素。让政策的善意,个人多元化选择,与尊敬知识、激励学习的社会气氛同频共振,最大限度呵护好大众的好处和欲望,才是第二学位的完全意义。对此,我们要做的还很多。

 (原载于澎湃消息 作者:陈曦 摘编:王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