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红线”常常一步之遥,又一券商员工因替客户办理证券认购、交易遭罚,违规因何屡禁难止
距离“红线”常常一步之遥,又一券商员工因替客户办理证券认购、交易遭罚,违规因何屡禁难止 2020年06月16日 21:35 界面消息

原题目:距离“红线”常常一步之遥,又一券商员工因替客户办理证券认购、交易遭罚,违规因何屡禁难止 起源:财联社

替客户“操作账户”,包含替客户办理证券认购、账户开立、注销、转移,交易或者资金存取、划转、查询等事宜,一直是券商营业部员工明令制止的行动,但在实际操作进程中此类情况屡禁不止。

6月16日,广东证监局挂出一张行政监管办法决议书,恒泰证券潮州城新西路证券营业部员工陈树雄在任职期间,存在替客户办理证券认购、交易的行动。广东证监局决议对其采用出具警示函的监视管理办法。

如上所说,此类情况在实际操作中非常广泛,此前也有不少营业部员工被罚的前车之鉴。2019年1月31日,天津证监局宣布行政监管办法决议书称,新时期证券天津长江道营业部负责人王某明在任职期间,存在替客户办理证券认购的行动,请求王某明携带有效身份证件到天津证监局接收监管谈话。

替客户办理证券认购、交易被警示

6月16日,广东证监局挂出一张行政监管办法决议书,恒泰证券潮州城新西路证券营业部员工陈树雄在任职期间,存在替客户办理证券认购、交易的行动。广东证监局决议对其采用出具警示函的监视管理办法。

广东证监局以为,上述行动违背了《证券经纪人管理暂行规定》(以下简称《暂行规定》)第十二条的规定。依据《暂行规定》第二十四条、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决议对恒泰证券该营业部员工陈树雄采用出具警示函的监视管理办法。

财联社记者查询《证券经纪人管理暂行规定》发明,证券经纪人不得有下列行动:

(一)替客户办理账户开立、注销、转移,证券认购、交易或者资金存取、划转、查询等事宜;

(二)供给、传布虚伪或者误导客户的信息,或者诱使客户进行不必要的证券买卖;

(三)与客户商定分享投资收益,对客户证券买卖的收益或者赔偿证券买卖的丧失作出许诺;

(四)采用贬低竞争对手、进入竞争对手营业场合开导客户等不正当手腕招揽客户;

(五)泄露客户的商业机密或者个人隐私;

(六)为客户之间的融资供给中介、担保或者其他方便;

(七)为客户供给非法的服务场合或者交易设施,或者通过互联网络、消息媒体从事客户招揽和客户服务等运动;

(八)委托他人代理其从事客户招揽和客户服务等运动;

(九)侵害客户合法权益或者捣乱市场秩序的其他行动。

九大制止行动当中,首先就是“不得替客户办理账户开立、注销、转移,证券认购、交易或者资金存取、划转、查询等事宜”。

实际上,即便是监管和证券公司总部的三令五申不得有上述行动,但在现实操作中,替客户办理账户开立、注销、转移,证券认购、交易等情形却屡屡产生。

一位营业部资深经纪业务人士告知记者,“实践中,客户有时候焦急下单打只新股,就委托客户经理操作了。客户经理用客户的账户、密码登录,代客进行操作。一般情形没问题,但是一旦客户亏钱了,认定是客户经理违规操作,最后客户经理都要被罚。所以我们一直强调不要代客户操作,但实操上总难以避免。”

值得阐明的是,替客户办理证券认购与常说的“代客理财”并非一回事。“代客理财一般是指,证券从业人员因私下接收客户委托,代为买卖证券,并且决策和操作均由客户经理作出,往往还与客户商定分享投资收益。这种行动被处分的情形会更严重一些。”上述营业部业务人士告知记者。

半年内第四起员工遭罚事件

事实上,这已是半年内的第四次员工遭罚。

2019年11月5日,证监会网站宣布对恒泰证券张超采用出具警示函办法的决议。经查,恒泰证券在开展融资融券业务进程中,存在以下问题:为客户与客户、客户与他人之间的融资融券运动供给方便和服务,包含协助资金分配划转,协助“垫资开户”、规避客户恰当性管理请求,协助放大两融授信额度等;将客户信誉资金账户、信誉证券账户供给给他人应用。

张超作为恒泰证券机构交易部员工,对上述违规行动负有义务。因此中国证监会决议对其采用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视管理办法。

今年4月,中国证券监视管理委员会北京监管局宣布了一则行政监管办法决议书,认定恒泰证券北京广安路证券营业部负责人刘宇清为不恰当人选。经查,刘宇清在担负恒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广安路证券营业部负责人期间,存在违规为客户之间的融资以及出借证券账户供给中介和其他方便的违法行动。

5月,涉嫌为客户供给账户并配资,恒泰证券接遭到监管处分事先告诉书,而这并非公司首次接到该类罚单,与此前处分所不同的是,这一次从公司主体到包含公司副总及具体负责人,都接到了处分。

另外,去年恒泰证券还曾因庆汇租赁一期ABS违规而被辽宁证监局采用出具警示函的监管办法。经查,恒泰证券作为庆汇租赁一期资产支撑专项打算的打算管理人,未对专项打算基本资产进行全面的尽职调查,即存在部分尽职调查进程未严厉履行程序,部分访谈未制造访谈记载,尽职调查底稿访谈记载不完全,部分访谈仅有录音、未经被访谈人签字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