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题目:深夜突发!四川信托200亿惊天炸雷?这家上市公司刚发布“中招”:理财产品未能如期兑付! 起源:中国基金报

没想到又有上市公司买理财产品踩雷了,而爆雷的另一方正是遭受了兑付危机的四川信托。

杭锅股份:购置的5000万元信托产品产生逾期兑付

6月15日晚间, 杭锅股份公告称,2019年4月19日的杭锅股份2018年度股东大会审议批准,上市公司应用额度不超过20亿元的闲置自有资金投资理财产品。在此额度内资金可滚动应用,杭锅股份董事会授权上市公司管理层和控股子公司管理层具体实行。

2019年12月4日,公司购置了由四川信托管理发行的“天府聚鑫3号聚集资金信托打算”之信托产品,金额为伍仟万元,期限为6个月,预期年化收益率为7.6%。

2020年6月11日,四川信托兑付了公司购置的“天府聚鑫3号聚集资金信托打算”之信托产品20%即1000万元的本息1038.1万元,剩余4000万元本息未能如期兑付。

公告显示,“天府聚鑫3号聚集资金信托打算”为受托人依据委托人的指定,将信托合同项下的信托资金投资于银行存款、逆回购、货币市场基金、债券基金、交易所及银行间市场债券以及低风险的固定收益类产品(包含信托受益权、债权或债权收益权、附加回购的非上市公司股权收益权、固定收益类银行理财产品)等。

不过,上述信托打算的投资范畴不包含:股票二级市场直接投资、QDII 产品以及高风险的衍生产品(包含股指期货、股票期货、股指期权、股票期权等)。在信托打算存续期间,受益人的不定期型预期收益按月分配,期间分配日为每月20日,受托人在期间分配日后五个工作日内,将当期不定期型预期收益向受益人指定的信托受益账户进行划付。

对上市公司的影响有多大?截至到2020年5月31日,杭锅股份资产总额96.65亿元,负债总额63.2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31.21亿元,货币资金为13.66亿元;此次逾期兑付的投资资金占货币资金的比例为3.66%。

四川信托暴雷

资金窟窿或超超200多亿

继安信信托被接收后,又一起信托公司炸出惊天巨雷。

6月11日是四川信托几个信托打算的最后兑付日。然而当晚投资者接到的却是无法兑付本息、产品无穷期延期的通知。

四川信托“芙蓉43号”、“申富129号”等信托产品产生逾期。

深陷兑付危机的四川信托,近日衔接遭到投资人现场维权。6月15日,数百名投资人来到四川信托位于成都市国民南路的川信大厦,与四川信托总部沟通所投资产品的逾期状态与处置计划,四川信托的高管出面做了沟通,表现资金池项目风险裸露的主要原因之一是TOT(信托中的信托)产品停发。

据报道,四川信托相干人士此前曾表现公司有30至40亿元的资金缺口,会通过出售证券公司股份、固有资产和引进战略投资者来解决艰苦。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现四川信托TOT产品存续范围大约在260亿元,但其中也有能如约兑付的。

对于逾期的产品处理计划,四川信托相干高管表现,将采用引进战略投资者、变卖股权、清算底层资产等方法解决逾期问题。

一位现场投资者表现,6月15日在与投资者的沟通会上,四川信托总裁刘景峰表现,一是目前TOT项目流动性风险形成的重要原因为受疫情影响、经济下行,公司TOT项目停发。二是资金缺口目前无法回复具体数据,有待进一步评估后断定。三是经营层保证在川信尽力工作,保障投资人的权益,力争一年内解决问题。

对此,投资者盼望四川信托给出一个正确的计划解决期限,并盼望国企进入重组四川信托。

一位购置“申富129号”的投资者对表现,该产品在今年5月29日到期,资金回款一直没有拿到;“百福35号”产品5月31日到期,四川信托目前对该产品没有相干办法;5月30日到期的“芙蓉43号二期”,以及最近的6月3日到期的“锦江69二期”,也尚未兑付。

一位购置“锦江69二期”投资者称:“之前一直买其他信托公司的信托产品,后来四川信托的收益率比别家的高,就开端买四川信托的产品。”

一般而言,依照合同商定,信托公司在产品到期后,在10个工作日内若能为投资者兑付,不算违约。目前,四川信托多款产品到期已经超过10个工作日,呈现逾期。

尽管近年来监管层重复强调要清算信托公司非标资金池,但从实际情形来看仍有部分公司或多或少存在必定存续范围。

监管严厉限制,但TOT产品却一直备受信托公司青睐。一方面TOT项目可以下降信托公司的融资成本并赚取息差。也就是在同等条件下如果存在资金池,从资产端和资金端来看资金的应用效力都会更高;另一方面是TOT项目可以在必定水平上掩饰不良,资金池的存在可以在违约的情形下先行兜底,而这也是TOT项目最大的风险,业内人士表现。

公开材料显示,四川信托注册于四川省成都市,是在原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四川省建设信托投资公司基本上整理重组并引入战投改制设立,2010年11月28日正式开业,注册资本35亿元。

目前,四川信托的第一大股东为四川宏达(团体)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2.04%,二股东中海信托持股30.25%、宏达股份持股22.16%。其中,宏达团体与宏达股份实际把持人均为自然人刘沧龙。

据四川信托最新年报,截至2019年末,该公司管理资产范围为2334.76亿元,在全行业68家信托公司中处于中游。2019年,四川信托实现营业收入23.23亿元,其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9.15亿元,与2018年基础持平。

值得注意的是,四川信托的自营业务不良率在一年内翻了5倍。四川信托2019年年报显示,去年归母净利润为5.21亿元,同比下滑30%。自营资产中,去年年初不良率为4.82%,年末不良率升至22.21%。

宏达股份的日子也不好过。季报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宏达股份营业收入4.60亿元,同比降落25.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29万元,同比降落125.42%,基础每股收益-0.0075元。

由于四川信托近年来有多个融资方财务状态呈现大幅恶化,例如南京丰富产业控股团体(现更名为“南京建工产业团体”)、无锡惠山太平洋商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但四川信托对应的信托打算却没有产生延期或违约,同期其他信托公司的统一融资方的相干产品都有呈现暴雷,因此外界质疑以为,四川信托是否用借新还旧的方法,或以资金池业务产品承接了这些底层以此掩饰不良。


新浪财经大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