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题目:商标权撤销案件中,如何考量商标在相似商品上的应用? 起源:中国知识产权报/中国知识产权资讯网

在注册商标因持续3年不应用引发的商标权撤销案件中,如果商标并未在核定商品上进行应用,仅在与核定商品相相似的其他商品上进行了应用,那么能否保持商标的注册?缭绕第7820729号“简悦”商标(下称涉案商标)引发的商标权撤销复审行政纠纷一案,北京市高等国民法院在日前作出的判决中对此给出了答案。

北京市高等国民法院在判决中明白,商标权撤销案件中,商标应用应当是在核定商品上应用,如果商标仅在与核定商品相相似的其他商品上进行了应用,则不能保持商标的注册。

据懂得,涉案商标由上海新松家电有限公司(下称新松公司)于2009年11月9日提交注册申请,2011年3月28日被核准注册应用在照明器械及装置、空气调节装备、水净化装备和机器、电暖气等第11类商品上。

2017年8月17日,企业名称中包括“简悦”二字的深圳市简悦生涯有限公司针对涉案商标向原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下称原商标局)提出撤销申请,主意涉案商标于2014年8月17日至2017年8月16日期间(下称指定期间)持续3年不应用,恳求撤销涉案商标。

经审理,原商标局以为新松公司供给的商标应用证据无效,作出对涉案商标予以撤销的决议。新松公司不服,随后向原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原商评委)申请复审,并提交了该公司网页产品介绍截图复印件、营业执照及营业场合照片、空气净化器实物照片、部分销售发票照片公证书。

2009年1月31日,原商评委作出复审决议以为,新松公司提交的网页产品介绍截图复印件为自制证据,无法断定其形成时光,且真实性难以确认,无法证明涉案商标的实际应用情形;部分销售发票照片公证书未显示涉案商标,且形成时光不在指定期间内,营业执照及营业场合照片证据亦无法证明涉案商标的实际应用情形,且空气净化器实物照片证据无法断定产品形成时光,在缺少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形下,不足以证明该产品已经实际进入商业流通范畴。综上,新松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不能形成有效证据链,以证明其于指定期间将涉案商标在核定商品上进行了真实、有效的应用,据此决议对涉案商标予以撤销。

新松公司不服原商评委作出的复审决议,继而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并向法院弥补提交了天猫店铺交易截图及销售记载、支付宝财务明细、检验报告等证据。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以为,新松公司在商标评审阶段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涉案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核定商品上的应用情形,在诉讼阶段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涉案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空气净化器上进行了真实、有效的应用,但涉案商标除空气调节装备以外的其他核定应用商品与空气净化器分属不同群组,且在功效用处等方面差别显明,未构成相似商品;涉案商标核定应用的空气调节装备虽然与空气净化器同属一个群组,但并不构成相似商品。因此,在案证据无法证明涉案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核定商品上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应用,应予以撤销。据此,法院于2019年10月28日作出一审讯决,驳回了新松公司的诉讼恳求。

新松公司不服一审讯决,向北京市高等国民法院提起上诉称,依据《相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的分类以及产品特征、工作原理、商品效用等,空气调节装备与空气净化妆置和机器属于相似商品,而且依据社会大众的认知甚至会以为空气净化器属于空气调节装备的一种,一审讯决认可涉案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空气净化器上进行了真实、有效的应用,故涉案商标应予保持。

经审理,北京市高等国民法院以为,涉案商标实际应用的商品应为《相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所记录的空气净化妆置和机器,而非空气调节装备。虽然二者均归属于同一相似群组,且在功效、用处、销售渠道、花费群体等方面相近,属于相似商品,但是涉案商标并未核准注册在空气净化妆置和机器商品上,新松公司将涉案商标实际应用在空气净化妆置和机器商品上,该应用行动不能视为对涉案商标在核定商品上进行的应用。因此,新松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于指定期间内将涉案商标在核定商品上进行了商标法意义上的应用,一审讯决虽然对于空气净化器与空气调节装备是否构成相似商品的认定有误,但未影响其最终结论准确。综上,法院判决驳回新松公司的上诉恳求,保持一审讯决。(王国浩)

内行点评

商家泉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一般而言,商标注册人应该在核定商品上应用注册商标。商标注册人在核定商品上应用注册商标的,在与该商品相相似的商品上的注册可予以保持;商标注册人在核定商品之外的相似商品上应用其注册商标,不能视为对其注册商标的应用。关于商标应用的认定,北京市高等国民法院在《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审理指南》中明白,仅在核定应用范畴外的相似商品或者服务上应用涉案商标的,当事人主意保持商标注册的,不予支撑。

《相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系申请人提交商标注册申请之时指定应用商品的重要根据,故对于商标核定应用商品含义及范畴的界定,亦应以《相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为基本,不能仅以商品名称的字面含义或社会大众的一般认知作为认定根据。该案中,按照《相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空气调节装备与空气净化妆置和机器同属于同一群组,且为相似商品。新松公司主意涉案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与空气调节装备相相似的空气净化器商品上进行了真实、有效的应用,该行动可以保持涉案商标在空气调节装备上的注册。对于该项主意,法院未予支撑,原因在于涉案商标并未在空气净化器商品上核准注册,且新松公司并未提交充足证据证明其在空气调节装备上对涉案商标进行了应用。

笔者建议,企业在申请商标注册时,指定应用商品或服务要尽量做到精准无误。如果一时无法精准地断定相干商品或服务,采用“穷举”式的指定方式也不失为一种选择。一旦发明已经注册的商标在提交申请时指定应用的商品或服务不正确,应该及时进行弥补注册。

(编纂:蒋朔)